《逍遥游》
第001章 我有个隐秘 第001章 我有个隐秘 “人,是我杀的!但,也不是我杀的!” 通过几个月的牢房日子,再说起这件事时,李鱼就像说起别人的故事,口气漠然,毫不激动。牢房的天窗就开在他头顶三丈处,月光从天窗里透下来,一束锥形的清光正笼罩在他身上。 他单足跏跌而座,头发披散,杂乱的发间是一张较为漂亮的脸庞,周正而精美的五官,双眼熠熠有神,鼻梁挺立,尤其是唇形美丽如弓,是俗称的丘比特弓型唇。 在他身前围坐着七个狱友,摸着肚皮的屠夫老范,扣着脚丫子的船老大刘云涛,光头僧人大弘,一部美髯的戏园子康班主,容貌漂亮仿若女子的华林,瘸子马浑儿,魁伟粗大健壮的金万两。再加上李鱼,恰似八仙。 八个人俱都身穿白色囚服,不修边幅。月光下的李鱼和月光之外的他们,形像上呈现出显着的层次感,人人默坐,似乎一副颇具禅意的油画,假如不是正有几只苍蝇在他们中心飞来飞去的话。 李鱼一抬手,施展出他在牢里几个月练就的捕蝇无影手,垂手可得地挟住了一只苍蝇,似乎迦叶拈花般昂首仰视,天窗外正有一轮明月高挂,李鱼悠然吟道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从前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” “好诗!好诗啊!” 刚刚还一脸板滞的监犯们似乎遽然被激活了,当即拍手叫好! 大唐但是诗的国度,虽然这些监犯里面未必有一个正儿八经的读书人,但潜移默化之下,他们也知道有人吟诗的时分是该大声鼓噪喝彩的,要不然……显得他多没文化。 李鱼一脸不屑,斜眼瞟着他们,嗤地一声冷笑:“叫什么好?这诗好在哪里,你们懂吗?一群土炮,装什么雅人?” 众监犯讪讪地放下手,惭愧地低下了头。 李鱼持续鄙夷:“你们知道这诗是谁写的吗?” 屠夫老范小心谨慎地问:“这个……正要讨教!” “那个人……” 李鱼抬了抬手,刚要讲讲诗仙李白的生平阅历,遽然想到现在是大唐贞观六年,李太白还没出生呢,忍不住悲从中来,黯然叹道:“那个人……哎!还未出生呢……” 李鱼翻开挟住的两指,让那苍蝇飞了起来。目光追寻着苍蝇回旋扭转飞去的痕迹,目光也渐转迷离起来。 李鱼不是这个时代的人,精确地说,是他的魂灵不属于这个朝代。他还能记起一些前尘往事,他记住他是一千多年后的人,他穿越时空的那一年,**刚刚大选换了**,新任榜首公主大长腿高颜值,那气质那风姿,迷得他直冲**喊岳父。 可他却记不住自己曾经的身份、有过哪些家人,以及他怎么穿越而来。也许是穿越时空时伤了脑子吧,他现在只记住自己的本名叫杨冰,而不是现在这个身份——李鱼。 关于李鱼的身世,他却是记住清楚,应该是附身时承继了李鱼此人的回忆。杨冰附著在李鱼身上时,李鱼正紧握着一口杀猪刀趴在地上,刀尖还在滴血。在他面前,一个身穿赭黄色牛皮盔甲的将军躺在血泊傍边。 他还没弄理解怎么回事,就被周围一群身穿赭黄色戎衣的大唐战士给打晕了,等他再醒过来,现已被关进了利州大牢,被判处死刑。 不幸的杨冰,刚刚穿越就摊上了人命官司,目前为止,他对这个国际的了解,完全是靠李鱼的回忆以及在监狱中与别人进行的触摸。 李鱼,十九岁,剑南道利州人氏。 六年前,原隋朝大将李圆通的儿子,现在的大唐利州都督李孝常反了,麾下叛军烧杀抢掠,恶贯满盈,判军小喽罗石三为了省下一双皮靴的钱,杀死了李鱼的父亲,皮匠李厚道。 李孝常兵败后,新任利州都督武士彟就任,召辑亡叛,安慰当地,逃上山去的石三趁机带了些兄弟下山,投靠武都督,摇身一变又成了官兵,竟然还得到一个执乾长的官职。 李鱼没有忘掉父仇,六年前他才十三岁,就已矢志复仇。六年间,他不断寻访技击高手学习武艺,合计拜师十八人。六年后,他已成大成人,也总算找到时机,在闹市街头手刃石三,为父报了仇。 杨冰被关进大牢后反思此事,以为李鱼应该是在杀石三之后,在士卒们的暴打中当场就丧了命,而他不知因何原因,好死不死地附在了李鱼的身上,成果替李鱼承当了杀人的罪名。 做为一个穿越者,杨冰当然理解“穿越榜首守则”便是不能露出自己的真实来历。可他在利州被捕入狱,又被押解到长安,关进长安县狱,曲折数月,明日便是九月九秋决之期了,若再不说,他的穿越重生之旅,就如一个泡沫,消逝的将无声无息。 “这个隐秘,我原本不想说的,可明日便是秋决之期了,我若再不说就永久没有时机了,我不想被装进棺材的时分,还无声无息,没人知道我来过……” 李鱼仰视明月,眼泪湿润了。 他渐渐说起自己莫名来到这个国际的阅历,提到悲伤处,不由潸然泪下,但众狱友的反响明显没有被他带入同一心情,世人都是一脸的热切,屠夫老范振奋地道:“那你快说说,你说的那个时代,和现在有些什么不同?” 李鱼的精神恍惚了一下,这才持续说道:“咱们那个时代啊,现已没有皇帝了。人口呢,比现在多了很多,房子越建越高,有的比山还高。咱们买东西都不用去店里了,在家翻开一面像镜子似的东西,就能从中挑选想买的东西……” 李鱼想到什么说什么,杂七杂八地说了好久,直到发现我们望着他的目光有些乖僻这才住口。 屠夫老范摸了摸满是脂肪的肚子,敬佩地允许:“小李很有主意!” 船老大刘云涛扣着脚丫子,凑到鼻子底下嗅了嗅:“故事很风趣呢!” 李鱼:…… 盘坐在李鱼对面的美髯公康班主拍了拍李鱼的膀子:“李家小哥儿,你若能幸运不死的话,记住去品德坊北里园找我二弟!” 李鱼吸了吸鼻子,泪光莹然地问他:“你是哪位来着?” 康班主一抛美髯,含笑道:“老朽乃品德坊北里园的班主,现在我那戏班正由我二弟打理着,李家小哥儿,你很适合做说书人呐!” 李鱼:…… 僧人大弘挠了挠大光头,疑问地问李鱼:“李家郎君,你识字吗?” 李鱼犹疑了一下,字他当然知道,不过这个时代还都是繁体字,他大多认得,可要写出来不免就费劲了,所以……他现在应该算是个半文盲?李鱼酌量了一下,才允许道:“识得一些!” 大弘和尚恍然:“原来如此,难怪你能编得出如此风趣的故事。” 李鱼:…… 船老大刘云涛摇头叹息道:“惋惜,装聋作哑是没用的!” 魁伟的金万两打了个呵欠:“故事也听完了,我们早点睡吧,明儿早上吃过断头酒,打起精神好上路!” 金万两说完,猪一般往地上一倒,立刻打起了呼噜。 李鱼一脸茫然,这就完了?我下了好大决计才说出深藏心底的大隐秘,你们竟然浑若无事地就睡了?这清楚便是七头猪啊!明日就要被杀头了,可这几头猪今夜竟然还能睡得如此慈祥?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